天气预报: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法学实务 / 案例调研
交强险“次日零时生效”条款具有法律效力
发布时间:2021-11-03 作者: 徐桥法庭--舒文凯  浏览次数:35257 [关闭此页 打印此页]

【案情】

    原告:吴某、徐某甲、徐某乙、徐某丙

    被告:黄某、朱某、太平洋财险某支公司

    2021年5月26日10时58分许,四原告近亲属徐某驾驶二轮电动车在246省道太湖县内某处与黄某驾驶的变型拖拉机相撞,造成徐某死亡的交通事故。黄某在2021年5月26日9点40分39秒向太平洋财险某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保险单约定保险期间自2021年5月27日00时00分开始。

【审判】

    太湖县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黄某驾驶的车辆于事故发生当天在太平洋财险某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但合同约定保险期间自2021年5月27日00时00分起,事故发生时间为2021年5月26日10时58分许,本次事故不是发生在交强险合同约定的保险期间内。参照《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十一条“交强险合同对保险责任期间有明确约定且该约定合法有效的,不应以交强险合同成立即生效为理由判决保险公司对责任期间以外的事故承担责任”,太平洋财险某支公司不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遂判决黄某赔偿四原告305472.14元。当事人未上诉,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评析】

    本案审理过程中,关于保险公司是否应当在交强险范围内对交通事故承担保险责任,存在两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零时起保制度为格式条款,应贯彻疑义利益解释原则,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解释,要求保险公司承担保险责任。零时起保制这一附期限的合同生效要件,造成保险合同出现一段空白期,属于霸王条款,不是投保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应属无效。学术界多支持此类观点,实践中诸多法院也都曾认定“次日零时生效”为无效条款,为确保裁判统一,本案也应判决保险公司承担保险责任。第二种观点认为,应遵循保险合同的约定,保险公司不对发生在保险期间外的事故承担赔偿责任。

    笔者赞同第二种观点。交强险虽然具有社会福利性的法定保险,但究其属性仍属于保险范畴,应受保险合同的约束,不能扩大其责任范围。

    一、交强险“次日零时生效”约定符合法律规定,具有法律效力。《保险法》规定,投保人和保险人可以对合同的效力附条件或者附期限。“次日零时生效”虽是保险公司的独创发明,但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属于合法有效的合同条款。交强险保险单是一单一订,保险期间的起止时间根据合同订立时间变动,不具有重复性,并非条款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的情形,故保险期间条款不属于格式条款。保险期间条款是交强险合同中最主要内容之一,是保险合同签订的基本条款,保险公司对此不负有提示说明义务,因此该条款是对保险责任期间的明确约定,保险公司不对发生在保险期间外的事故承担责任。黄某的车辆在本次投保日之前处于强制保险的脱保状态,已存在违法情形,是造成保险期间无法前后衔接的直接原因,黄某应对自身的过错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二、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指导意见应参考适用,在安徽省域内具有统一参照力。交强险“次日零时生效”规定是否具有法律效力,各地裁判不统一,实践中多数法院为减轻当事人个人的赔偿责任,考虑到保险公司的经济优势,倾向于要求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针对此种情况,安徽高院审判委员会民事执行审判专业委员会在2013年讨论通过《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对此种不合理加大保险公司的赔偿责任作出明确规定,即“交强险合同对保险责任期间有明确约定且该约定合法有效的,不应以交强险合同成立即生效为理由判决保险公司对责任期间以外的事故承担责任。”该规定符合民事意思自治原则,也符合法律法规的各项规定,应当参照执行。

用人单位未缴纳部分社会保险费,劳动者是否可以单方解除合同并要求用人单位支付经济补偿金

欠条中约定的差额补足是债务加入还是一般保证?——以储某诉汪某、邹某、黄某民间借贷纠纷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