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法学实务 / 案例调研
保护老年人权益 依法准许解除扶养协议
发布时间:2021-01-14 作者: 项朝光  浏览次数:9320 [关闭此页 打印此页]

  老年人为社会和家庭贡献了毕生的精力,是社会的重要财富。孟子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可见敬老爱老自古就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内容,也是我们党倡导的平等、和谐、文明的优良家风体现。在法律层面上,保护老年人的合法权益,更是我国《宪法》、《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等法律规定的基本原则。为使扶养人尽心尽力扶养老人,使老人享受到天伦之乐,我国《继承法》及《民法典》继承编规定了遗赠扶养协议作为保障老年人老有所依、老有所养的重要方式之一。太湖县法院在审判工作中一贯坚持弘扬敬老爱老的良好家风,维护老年人权益及和谐、文明的家庭关系,传播中华民族传统美德。本院审理的一起案件就具有一定的典型意义。

  原告李某夫妻共生育五个女儿,被告李小某系次女。1996年1月15日,被告陈某入赘与李小某登记结婚。2010年4月12日,原告与二被告经人见证签订《遗赠扶养协议》。协议约定:“一、乙方(指被告,下同)必须依法赡养和照顾甲方(指原告,下同)(包括生病治疗和安葬等),保障甲方吃饱、穿暖,生活供给按协议约定实行;二、乙方按协议履行扶养义务,依法享受甲方财产继承权;三、甲方田地和山场从2010年5月1日起由乙方负责耕种管理,除本组上面山菜园地和荒田的树甲方有权出卖外,其他地方山林竹木都由乙方管理使用和处理,甲方不得干涉;四、乙方全权负责甲方生活费用,自立协议后之5月1日起,乙方每年供给甲方2000斤稻,菜油、猪油各10斤,猪肉20斤,生活费400元,乙方给甲方的供给必须按上述约定,由组长监督实行;五、甲方因身体不适需寻医治疗,乙方必须尽力寻医治疗和抢救,治疗情况根据医嘱,甲、乙双方不得私自做主;……”等内容。当日,陈某另出具《保证书》,主要内容为,本人自1995年从某县到太湖县李某家招亲,期间生活比较和睦,因本人性格不好,在与老人生活期间与老人发生过争吵,且有过激行为,为此事深刻认识到自己的行为不对之处,本人现在向各级部门和二老保证:在今后的生活中,会尽到自己的最大孝心来孝顺二老,尊重老人,让老人过的舒心,若以后再次出现不敬重老人的行为,自愿接受法律的处罚,并负担一切责任等。此后两年,被告基本履行协议约定义务。后因与原告相处不够融洽等多种因素,被告基本上未再履行义务。2016年,李某生病及住院期间,被告也未尽看护照顾义务,原、被告关系因而恶化。原告即起诉请求判令解除原、被告签订的《遗赠扶养协议》。

  法院认为,原告与陈某签订的遗赠扶养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规定,合法有效;另一协议当事人李小某有法定赡养义务,虽无签订该协议之必要,但不违农村习惯和情理,既不损害老人的利益,也符合其意愿,协议不因此而无效。遗赠扶养协议履行过程中,扶养义务除了物质的给付供养,尚有看望、照顾等情感慰藉投入,如果双方关系不佳,协议履行难以为继,双方当事人均具有任意解除权从而解除协议。根据查明的事实,被告的确未完全履行协议义务,双方关系亦趋于恶化,原告由此诉请解除遗赠扶养协议于法有据,应当予以支持。法院据此判令解除原、被告签订的《遗赠扶养协议》。

  李小某、陈某不服,上诉于安庆市中级法院,该院认为一审判决并无不当,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中,原告为安心养老以自身财产与被告签订遗赠扶养协议,解除权是老年人被扶养权利的重要保障。一旦发生扶养人对老年人不“养”不“扶”等不积极履行义务的情形,被扶养人唯一可以拿起的“武器”就是解除权。老年人以此依法主张权利时,法院应予支持,不可为协议应严守契约性、合同性的片面认识所羁绊。否则,不但与立法者立法的应有之意不符,也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及公序良俗背道而驰。法院依法支持原告诉求,准许双方对已彻底破裂的关系予以解除,是对被告违背传统美德、破坏优良家风行为的矫正,具有规范和指导的典型意义。

 

原告陈某甲诉被告陈某乙、姚某、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庆中心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用人单位未缴纳部分社会保险费,劳动者是否可以单方解除合同并要求用人单位支付经济补偿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