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法学实务 / 案例调研
原告陈某甲诉被告朱某甲、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宿松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发布时间:2020-12-30 作者: 行政庭--韩莉  浏览次数:15652 [关闭此页 打印此页]

  内容摘要

  原告陈某甲诉被告朱某甲、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宿松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20年10月1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20年12月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争议焦点:被告朱某甲已被追究刑事责任,原告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是否应支持?

  关键词

  交强险   精神损害抚慰金    追究刑事责任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六条第一款  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十六条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二十二条  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第四十八条  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七十六条  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超过责任限额的部分,按照下列方式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责任;机动车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

  第六十五条  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

  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对第三者应负的赔偿责任确定的,根据被保险人的请求,保险人应当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被保险人怠于请求的,第三者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人请求赔偿保险金。

  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未向该第三者赔偿的,保险人不得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

  责任保险是指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八条第一款 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第三人人身损害,第三人请求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一)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或者未取得相应驾驶资格的;

  ……

  案件索引

  (2020)皖0825民初2824号

  基本案情

  经审理查明:被告朱某甲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2019年10月9日驾驶其所有的轻型普通货车由南向北行驶至太湖县102县道16公里+350米处时,将由东向西横过道路的原告陈某甲碰倒,造成陈某甲受伤,车辆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经太湖县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认定:朱某甲承担本次事故全部责任,陈某甲不承担责任。朱某甲驾驶的车辆在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宿松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50万元含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事故发生后,陈某甲即被送往太湖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2019年10月25日出院;同日转入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住院治疗,2020年1月17日出院;2020年1月28日入住太湖县人民医院,2020年1月29日出院,原告共住院101天。经原告申请及本院指定,安徽高诚司法鉴定所对原告的伤残等级、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进行评定,于2020年9月10日作出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1.被鉴定人陈某甲因交通事故致左侧第3、4、5、6肋骨骨折,目前遗有第4、6肋骨断断移位畸形愈合,属肋骨骨折4根以上并后遗2处畸形愈合,构成十级伤残;颅脑损伤,目前遗有中度智能减退,日常生活能力严重受限,间或需要帮助,构成四级伤残。2.陈某甲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均至评残前一日。3.陈某甲需大部分护理依赖。原告为此花去鉴定费7600元。

  另查明:2020年6月24日,本院判决确认原告陈某甲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原告陈某甲2019年10月9日至10月25日在太湖县人民医院住院费用由被告朱某甲支付,该费用不在原告的诉讼请求内;原告陈某甲2019年10月25日至11月29日在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住院费用没有结算,被告朱某甲垫付的费用不在原告的诉讼请求内。

  裁判结果

  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宿松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陈某甲各项损失120000元;

  二、被告朱某甲赔偿原告陈某甲465494.43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六个月内支付;

  三、驳回原告陈某甲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450元,减半收取5225元,由原告陈某甲负担625元,被告朱某甲负担4600元。

  裁判理由

  公民的身体健康权受法律保护,侵害公民身体健康应依法承担法律责任。本起事故中,太湖县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认定朱某甲在本次事故中负全部责任,应赔偿陈某甲因交通事故受伤造成的损失。朱某甲驾驶的车辆在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宿松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50万元且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宿松支公司提出被告朱某甲未取得驾驶资格驾驶机动车,根据保险合同约定属免责条款,保险公司不予赔偿,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原告主张其损失由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宿松支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应予支持。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宿松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内不予赔偿的意见予以采纳。被告朱某甲提出朱某甲已被追究刑事责任,原告主张精神抚慰金不应支持。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刑事诉讼法>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二款 “因受到犯罪侵害,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单独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赔偿精神损失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从条文的理解,显然本案不属该条规定的情形。该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三款规定“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或者造成财产重大损失,构成犯罪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确定赔偿责任。”结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第一款“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的‘人身伤亡’,是指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侵害被侵权人的生命权、健康权等人身权益所造成的损害,包括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和第二十二条规定的各项损害。”的规定,显然精神损害赔偿属赔偿范围。根据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精神损害赔偿的数额应考虑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等因素,原告主张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符合法律规定,其合理部分予以支持。故被告朱某甲上述意见不予采纳。原告主张赔偿其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精神损害抚慰金、交通费、鉴定费等符合法律规定,其合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

  案例注解

  被告承担了刑事责任虽对受害人具有精神抚慰作用,但其承担的刑事责任不能替代民事赔偿责任。刑事责任是被告因触犯刑法而对其行为提出相应的谴责、限制或者剥夺等刑事法律后果。而精神损害赔偿权属于民事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条规定,侵权人因同一行为应当承担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的,不影响依法承担侵权责任。第二十二条规定,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刑事诉讼法>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二款 “因受到犯罪侵害,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单独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赔偿精神损失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从条文的理解,显然本案不属该条规定的情形。该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三款规定“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或者造成财产重大损失,构成犯罪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确定赔偿责任。”结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第一款“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的‘人身伤亡’,包括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和第二十二条规定的各项损害。”的规定,显然精神损害赔偿属赔偿范围。原告主张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符合法律规定,其合理部分予以支持。

原告梅某某诉被告余某某、宋某甲、宋某乙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

王某与殷某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案例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