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法学实务 / 案例调研
汪某1犯开设赌场罪、虚假诉讼罪,彭某某犯开设赌场罪一案 --非法债务合法化是否认定为虚假诉讼行为
发布时间:2019-12-31 作者: 刑庭--叶青枝  浏览次数:845 [关闭此页 打印此页]

关 键 词  开设赌场、赌场放贷、索要赌债、欠条、捏造事实、以他人名义提起民事诉讼

裁判要点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七条之一 以捏造的事实提起民事诉讼,妨害司法秩序或者严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六十九条、第三百零三条、第三百零七条

基本案情  太湖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6年6至7月份期间,被告人彭某某先后在凤仪山庄、方合小区内开设赌场,组织章某1等人以“打麻将”等方式赌博,安排被告人汪某1为参赌人员提供资金,抽头渔利为彭某某所得,提供资金所得利息由汪某1所得。被告人汪某1先后在该赌场为章某1、汪某2提供资金合计21万元。2016年12月份,汪某1为向章某1索要上述赌债,要求章某1向章某2借款偿还。汪某1事先找到章某2,约定由其提供资金给章某2,以章某2的名义借款给章某1,并要求章某1出具借条。2016年12月22日、23日,汪某1通过现金存款、转账的方式分两次将20万元存到章某2建行账户,由章某2转账到章某1账户,章某1随即将该款转给汪某1账户,章某1向章某2出具借条。2017年2月份,汪某1捏造章某1称其妻子做生意需资金周转向章某2借款20万元的虚假事实,以章某2的名义提起民事诉讼。太湖县人民法院于2017年5月26日作出判决,判决章某1、查某某夫妇偿还章某2借款20万元及相应利息。2017年9月6日汪某1以章某2的名义申请执行,太湖县人民法院立案执行。太湖县人民法院划拨章某1、查某某银行存款18100元交章某2;查封章某1所有坐落于高坦北路8幢1单元404号房。2018年12月7日,章某2因害怕自己被查处向太湖县人民法院撤回执行申请,同日,太湖县人民法院裁定终结执行。2018年10月23日,章某1夫妇不服民事判决,向太湖县人民检察院申请监督,太湖县人民检察院受理后,于2019年1月15日向太湖县人民法院提出再审检察建议,太湖县人民法院于2019年3月28日裁定本案再审。(其他开设赌场事实略)。

太湖县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太湖县人民检察院指控的事实相符。

被告人汪某1及其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但辩护人对汪某1犯虚假诉讼罪持异议,认为被告人汪某1没有以捏造事实提起诉讼,不符合捏造事实的特征,不构成虚假诉讼罪。

本案合议庭成员对汪某1是否构成虚假诉讼罪也存在争议,一种认为是构成,另一种认为是不构成。

裁判结果  太湖县人民法院于2019年8月6日作出(2019)皖0825刑初89号刑事判决,认定:一、被告人汪某1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犯虚假诉讼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二、被告人彭某某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三、被告人汪某1退缴违法所得四千八百元、被告人彭某某退缴的违法所得二千九百元,予以追缴。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被告人彭某某以营利为目的,为他人赌博提供场所、用具等,并安排汪某1到赌场放高利贷,为赌场提供资金,从中抽头渔利,其行为构成开设赌场罪,被告人汪某1明知他人开设赌场,为其提供资金等帮助,获取非法利益,其行为构成开设赌场罪,且系共同犯罪。被告人汪某1为索取非法债务,伙同他人制造资金流水,捏造事实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妨害司法秩序,严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其行为构成虚假诉讼罪,且系共同犯罪,被告人汪某1犯有数罪,应数罪并罚。太湖县人民检察院对被告人汪某1、彭某某的指控成立,依法应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汪某1庭审时自愿认罪、退缴全部违法所得,均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彭某某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具有坦白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退缴全部违法所得,可酌情从轻处罚。根据被告人汪某1、彭某某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该案承办法官对虚假诉讼罪作如下理解:合理界定刑事处罚范围,将虚假诉讼犯罪限定为“无中生有型”捏造事实行为。虚假诉讼罪的行为特征,解决的是什么样的行为可以构成虚假诉讼罪的问题。准确认定“捏造事实”,应当从刑法条文的通常语义、刑法增设虚假诉讼罪的立法目的以及立法沿革等方面考虑。首先,根据一般理解,“捏造”一般是指完全没有依据,仅靠自己的凭空想象臆造事物,与“杜撰”“虚构”等基本属于同意词。从保持刑法用语含义的一致性考虑,虚假诉讼罪中的“捏造”,原则上也应限定为无中生有、凭空虚构。所谓虚假诉讼,重点是其中“诉”的虚假性,刑法打击的对象是行为人行使虚假诉权的行为。虚假诉讼罪中的“捏造”,应当是指无中生有、凭空虚构;捏造的“事实”,应当是足以对起诉能否获得人民法院受理以及人民法院作出何种裁判结果产生影响、属于民事案由范围内的事实。

根据刑法第三百零七条之一的规定,虚假诉讼罪的行为方式是“以捏造的事实提起民事诉讼”。从文义解释的角度出发,虚假诉讼犯罪行为原则上应当限定为使民事法律关系从无到有的情形。刑法增设虚假诉讼罪的目的,是依法惩治不具有合法诉权的行为人故意捏造案由事实,制造自己具有诉权的假象,意图骗取人民法院裁判文书,从而达到个人非法目的的行为。

根据《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十一规定,出借人明知借款人是为了进行非法活动而借款的,其借贷关系不予保护。对双方的违法借贷行为,可按照民法通则第134条第3款及《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63条、第 164条的规定予以制裁。

本案中,被告人汪某1明知章某1借款是用于赌博却仍然提供借款,二人之间的借贷关系法律本就不予保护。而汪某1为使其非法债务合法化,制造自己(也即章某2)具有合法诉权的假象,便伙同章某1制造资金流水,捏造章某1称其妻子做生意需资金周转向章某2借款20万元的虚假事实,其就是无中生有、凭空虚构。后再以捏造的事实为案由,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骗取法院裁判文书。故该案符合虚假诉讼罪的犯罪构成,也符合虚假诉讼罪的立法本意。

 

合议庭成员:杨晓晴、章英特、刘金寿

编写人:叶青枝

 

 

孙某、韦某诉汪某名誉权纠纷一案案例分析

原告雷某与被告阳某、姚某、朱某健康权纠纷一案案例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