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法学实务 / 案例调研
殷某1受贿罪、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案 --聘任制工作人员收受他人贿赂行为的认定
发布时间:2019-12-26 作者: 刑庭--叶青枝  浏览次数:1073 [关闭此页 打印此页]

关 键 词  劳务派遣人员、太湖县住建局建筑业管理股工作、管理股股长授权使用账号及密码、协助股长办理业务、接受他人请托、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他人财物、明知伪造公文、提供帮助

裁判要点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规定,本法所称国家工作人员,是指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国家工作人员论。

本案中被告人殷某1作为劳务派遣人员被安排在太湖县住建局建筑业管理股工作,建筑业管理股股长授权其使用账号及密码登录安徽省工程建设监管和信用管理平台,办理企业业绩、资质管理等公务职能,系代表国家机关从事公务,属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应以国家工作人员论。其在太湖县住建局建筑业管理股工作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张某1、徐某1等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89.2万元,数额巨大,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公诉机关对被告人殷某1的指控成立。

相关法条  1、《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款、第三款、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一款、第十五条、第十九条。

2、《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八条之规定。    

基本案情  太湖县人民检察院指控:

一、被告人殷某1犯受贿罪的事实

被告人殷某1在太湖县住建局建筑业管理股工作期间,其主要职责是负责协助股长办理施工许可证、资质审批、业绩补录、技术负责人认定等具体业务。2018年3月份开始,该局建筑业管理股股长倪某将其登录安徽省工程建设监管和信用管理平台的账号及密码告知殷某1,授权殷某1使用该账号及密码办理上述业务。期间,殷某1接受张某1、毛某某、昌某某、刘某1、刘某2、班某某、徐某1等人的请托,利用职务便利,使用倪某的账号及密码在安徽省工程建设监管和信用管理平台上为张某1、毛某某、昌某某、刘某1、刘某2、班某某、徐某1请托的建筑企业、个人补录虚假工程业绩及进行技术负责人认定等,收受安徽墨笔鸿图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股东张某1人民币共计35.6万元,收受安徽龙海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经营部经理毛某某人民币共计30万元,收受安徽佳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员工昌某某人民币共计14.1万元,收受安徽泽兴工程建设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刘某1人民币5万元,收受安徽良臣企业咨询管理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刘某2人民币2万元,收受安徽景致建筑装饰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执行董事班某某人民币2万元,收受河北云创咨询有限公司业务员徐某1人民币0.5万元。共计89.2万元。

2018年11月18日上午,太湖县住建局党组研究决定对被告人殷某1停职调查,并于当天下午向殷某1本人宣布。为隐瞒犯罪事实,逃避法律追究,殷某1于当晚到合肥向毛某某退还30万元,于11月19日分别向班某某退还2万元、向昌某某退还10万元、向张某1退还11.7万元、向刘某1退还5万元。同年11月底,殷某1委托其姐姐殷某2向刘某2退还2万元。共计60.7万元。太湖县监察委员会调查期间,被告人殷某1父亲殷某3代其退缴赃款24.5万元,毛某某退缴赃款30万元、张某1退缴赃款11.7万元、昌某某退缴赃款14万元、刘某1退缴赃款5万元、刘某2退缴赃款2万元、班某某退缴赃款2万元,共计89.2万元,太湖县监察委员会均予以扣押。

二、被告人殷某1犯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的事实

2018年11月份左右,安徽龙海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预将公司资质从三级升到二级,毛某某为公司员工且负责申报具体事宜。因安徽龙海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申报前所需的业绩不足,后毛某某向殷某1行贿,在殷某1的帮助下,冒用太湖县富盈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的厂房和综合楼项目业绩,并顺利通过了太湖县住建局、安徽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以下简称安徽省住建厅)的审核,进入公示阶段。安徽龙海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的业绩在公示期间被人举报。为顺利通过申报,毛某某遂产生伪造太湖县住建局文件的念头,殷某1明知毛某某要伪造太湖县住建局公文,仍向毛某某提供太湖县住建局空白红头文件纸和纸质公文模板复印件,并告知其网上有公文模板。事后毛某某将伪造的公文拍照通过微信发给殷某1看,得到殷某1的认可。后毛某某将伪造的公文递交至安徽省住建厅,致使安徽龙海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顺利拿到总承包资质二级证书。

被告人殷某1在庭审中辩解太湖县住建局建筑业管理股股长倪某将其登录安徽省工程建设监管和信用管理平台的账号和密码告知其,并非授权其使用他的权限行使企业业绩、资质管理的公务职能,而是在股长倪某比较忙的时候,其帮助倪某审核纸材料与网上申报的材料是否一致等日常工作,资质审批的权限只有股长倪某有,对指控的其他犯罪事实及罪名无异议,且自愿认罪。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1、被告人殷某1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而不是国家工作人员受贿;2、被告人殷某1应当按照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择一重罪处罚;3、被告人殷某1具有自首、立功情节,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如果构成两个罪,被告人殷某1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亦具有自首情节;4、被告人殷某1退缴了全部赃款,真诚悔罪,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一、被告人殷某1受贿的事实

被告人殷某1系太湖县住建局委托太湖县顺理人力资源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太湖县顺理公司)招聘人员,2017年5月15日,太湖县顺理公司与殷某1签订了劳动合同书,派遣其到太湖县住建局下属的全民所有制企业太湖县建筑活动综合技术服务部工作,2017年5月17日,经太湖县住建局党组决定将殷某1分配到该局建筑企业管理股工作(殷某1的工资及相关福利由太湖县建筑活动综合技术服务部核发)。被告人殷某1在太湖县住建局建筑业管理股工作期间,其主要职责是负责协助股长办理施工许可、资质审批、业绩补录、技术负责人认定等具体业务。2018年3月份开始,该局建筑业管理股股长倪某将其登录安徽省工程建设监管和信用管理平台的账号及密码告知殷某1,授权殷某1使用该账号及密码办理上述业务。期间,殷某1接受张某1、毛某某、昌某某、刘某1、刘某2、班某某、徐某1的请托,利用职务便利,使用倪某的账号及密码在安徽省工程建设监管和信用管理平台上为张某1、毛某某、昌某某、刘某1、刘某2、班某某、徐某1请托的建筑企业、个人补录虚假工程业绩及进行技术负责人认定等,收受张某1、毛某某等人给予的人民币共计89.2万元。

二、被告人殷某1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的事实

2018年11月份左右,龙海公司预将公司资质从三级升到二级,毛某某为公司员工且负责申报具体事宜。因龙海公司申报前所需的业绩不足,后毛某某向殷某1行贿,在殷某1的帮助下,冒用安庆富盈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的厂房和综合楼项目业绩,并顺利通过了太湖县住建局、安徽省住建厅的审核,进入公示阶段。龙海公司的业绩在公示期间被人举报。为顺利通过申报,毛某某遂产生伪造太湖县住建局文件的念头,殷某1明知毛某某要伪造太湖县住建局公文,仍向毛某某提供太湖县住建局空白红头文件纸和纸质公文模板复印件,并告知其网上有公文模板。事后毛某某将伪造的公文拍照通过微信发给殷某1看,得到殷某1的认可。后毛某某将伪造的公文递交至安徽省住建厅,致使龙海公司顺利拿到总承包资质二级证书。

关于被告人殷某1在庭审中辩解“建筑业管理股股长倪某将他登录安徽省工程建设监管和信用管理平台账号及密码告知其并非授权其从事相关公务”,经查:被告人殷某1虽然系劳务派遣人员,但其在太湖县住建局建筑业管理股工作期间有自己的平台账号,其权限有企业进皖备案,工程施工许可,合同备案登记,从业行为管理,2018年3月,建筑业管理股股长倪某将其登录安徽省工程建设监管和信用管理平台账号及密码告知了殷某1,授权其使用该账号及密码行使企业业绩、资质管理等公务职能。上述事实有太湖县住建局会议记录簿、情况说明、账号申请表、安徽省工程建设监管和信用管理平台系统用户角色权限登记表、证人倪某、严某某的证言、被告人殷某1的多次供述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被告人殷某1在侦查阶段的多次供述一致,且有其他证据印证,而其在庭审中的辩解没有新的证据和理由,故应采纳其庭前供述,对被告人的辩解不予采纳。

关于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殷某1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而不应当是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殷某1系太湖县住建局委托太湖县顺理公司招聘的劳务派遣人员,并将其派遣到太湖县住建局下属的全民所有制企业太湖县建筑活动综合技术服务部工作,2017年5月17日,经太湖县住建局党组决定将殷某1分配到该局建筑企业管理股工作(殷某1的工资及相关福利由太湖县建筑活动综合技术服务部核发)。被告人殷某1在太湖县住建局建筑业管理股工作期间,其主要职责是负责协助股长办理施工许可、资质审批、业绩补录、技术负责人认定等具体业务。从受贿罪的主体看,被告人殷某1显然不属于在编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其在太湖县住建局工作期间接受他人请托,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他人财物的行为是构成受贿罪,还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主要看其从事的工作性质,被告人殷某1作为劳务派遣人员被安排在太湖县住建局建筑业管理股工作,其本身在安徽省工程建设监管和信用管理平台的权限就具有管理的性质,系从事公务;2018年3月,建筑业管理股股长倪某将其登录安徽省工程建设监管和信用管理平台账号及密码告知殷某1,授权其使用该账号及密码办理企业业绩、资质管理等公务职能,系代表国家机关从事公务,属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应以国家工作人员论。被告人殷某1在太湖县住建局工作期间,接受张某1、毛某某等人的请托,利用职务便利,在安徽省工程建设监管和信用管理平台上为张某1、毛某某等人请托的建筑企业、个人补录虚假工程业绩及进行技术负责人认定等,收受张某1、毛某某等人给予的人民币共计89.2万元,数额巨大,其行为构成受贿罪。故对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关于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殷某1应当按照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择一重罪处罚”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殷某1接受毛某某的请托,利用职务便利帮助龙海公司审核通过两项虚假工程业绩,致使龙海公司由施工总承包三级资质升为二级资质,收受毛某某人民币30万元,其行为构成受贿罪。因龙海公司的业绩在公示期间被人举报,为顺利通过申报,毛某某遂产生伪造太湖县住建局文件的念头,殷某1明知毛某某要伪造太湖县住建局公文,仍向毛某某提供太湖县住建局空白红头文件纸和纸质公文模板复印件等帮助,其行为构成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综上,被告人的行为触犯的是两个不同的罪名,犯罪目的也各不相同,被告人犯有数罪,应数罪并罚;根据罪行法定的原则,择一重罪处罚,必须有法律明确规定,辩护人提出应择一重罪从重处罚,无法律依据,不予采纳。

关于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殷某1具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经查:在案证据证实2018年11月14日倪某发现殷某1违规审核通过技术负责人业绩补录,当天找其了解情况,殷某1仅承认违规为景致公司补录技术负责人业绩、为龙海公司补录工程业绩,并收受班某某2万元及龙海建筑公司8万元的事实;2018年11月15日,鲁某某、严某某找殷某1谈话,其仅交代违规为景致公司补录技术负责人业绩、为龙海公司补录工程业绩的事实,未交代其受贿的事实;2018年11月19日,太湖县纪委监委派驻县司法局纪检监察组组长找殷某1谈话,殷某1交代了其收受毛某某30万元的事实;2018年12月12日,太湖县监察委员会调查人员从太湖县住建局将殷某1带至安庆市党风廉政教育基地接受调查,被告人殷某1交代了其收受他人贿赂89.2万元的事实。综上,被告人殷某1在太湖县监察委员会找其调查讯问前并未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2018年12月12日殷某1系被太湖县监察委员会调查人员从太湖县住建局带至安庆市党风廉政教育基地接受调查,不具有自动投案的主动性,不符合自首的构成要件,对辩护人的辩护人意见不予采纳。

关于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具有立功情节”的辩护意见,经查:毛某某涉嫌犯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虽然系被告人殷某1采取强制措施后主动交代,但其明知他人为申报公司资质伪造国家机关公文,而为其提供空白红头文件及纸质公文模板复印件等帮助行为,构成共同犯罪,不构成立功,对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太湖县公安局根据被告人殷某1提供班某某涉嫌私刻公章的线索,经公安机关查证属实,并得以侦破张某某涉嫌犯罪,属立功,对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关于辩护人提出“如果按两个罪,被告人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构成自首”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向检察机关提交线索是为了检举揭发他人犯罪,但未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直到2019年8月23日才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不符合自首的构成要件,属坦白,故对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裁判结果  太湖县人民法院于2019年月日作出(2019)皖0825刑初45号刑事判决,认定:一、被告人殷某1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五万元;犯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五万五千元。二、太湖县监察委员会扣押的赃款人民币八十九万二千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被告人殷某1在太湖县住建局建筑业管理股工作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张某1、毛某某、昌某某、刘某1、刘某2、班某某、徐某1等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89.2万元,数额巨大,其行为构成受贿罪;被告人殷某1明知他人为申报公司资质伪造国家机关公文,而为其提供空白红头文件及纸质公文模板复印件等帮助行为,其行为构成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且系共同犯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犯受贿罪、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依法应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犯有数罪,应数罪并罚。被告人殷某1具有立功情节,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归案后如实供述了其受贿的犯罪事实,庭审中自愿认罪,属坦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退清了全部赃款,且系初犯,可酌情从轻处罚。鉴于被告人在提起公诉前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真诚悔罪、积极退赃,且具有立功情节,故对其犯受贿罪从轻处罚。被告人殷某1在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属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具有立功情节,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具有坦白情节,庭审中自愿认罪,可以从轻处罚。故对其犯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从轻处罚。根据被告人殷某1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及对社会危害的程度,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合议庭成员:杨晓晴、章英特、喻爱群

 

 

 

原告王甲承包经营户与被告某村委会及第三人王乙承包经营户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用纠纷一案案例分析

原告雷某与被告阳某、姚某、朱某健康权纠纷一案案例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