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华、叶金霞贩卖毒品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提交日期:2016-03-23

安徽省太湖县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5)太刑初字第00020号

    公诉机关安徽省太湖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王华(外号:王老五),男,汉族,1966年11月25日出生,农民,住安徽省宿松县。被告人王华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4年8月19日被太湖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24日,经太湖县人民检察院批准,次日由太湖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太湖县看守所。

    辩护人李敬瑞,安徽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叶金霞(外号:叶奶奶),女,汉族,1971年12月25日出生,农民,住安徽省太湖县。被告人叶金霞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4年8月19日被太湖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24日,经太湖县人民检察院批准,次日由太湖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安庆市看守所。

    辩护人石礼旺,安徽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查学云,安徽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安徽省太湖县人民检察院以太检刑诉[2014]19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王华、叶金霞犯贩卖毒品罪,于2014年12月24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日立案,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月2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太湖县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方昌林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王华及辩护人李敬瑞、被告人叶金霞及辩护人查学云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太湖县人民检察院指控:一、被告人王华于2014年6月份,以每克甲基苯丙胺(冰毒)100元,每粒甲基苯丙胺片剂(俗称“麻古”)10元的价格自广东省东莞市进购了甲基苯丙胺80克、甲基苯丙胺片剂60粒,除部分用于自己吸食外,还以每克甲基苯丙胺约200元,每粒甲基苯丙胺片剂30元的价格向孙某甲及石某贩卖甲基苯丙胺1.2克、向被告人叶金霞贩卖甲基苯丙胺29.04克、甲基苯丙胺片剂0.86克,大麻1.68克,从中获利,以贩养吸。

    二、2014年以来,被告人叶金霞以贩卖为目的多次从上线张某(另案处理)、被告人王华处以每克甲基苯丙胺(冰毒)300元、每粒甲基苯丙胺片剂(俗称“麻古”)30元的价格进购毒品,自2014年元宵节至同年8月份先后在太湖县境内向吴某、陈某、甘某、吕某等人多次贩卖甲基苯丙胺计8.4克、甲基苯丙胺片剂计3粒(每粒重0.093克),从中获利以贩养吸。2014年8月18日,被告人叶金霞被抓获时,太湖县公安局民警从其身上查获甲基苯丙胺0.68克。

    针对指控,公诉机关当庭讯问两被告人、提交了银行卡、通话清单、鉴定意见、视听资料、证人证言、被告人的供述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王华违反国家毒品管制法规,明知是毒品而予以贩卖,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应当以贩卖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叶金霞违反国家毒品管制法规,明知是毒品而多次予以贩卖,情节严重,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四款,应当以贩卖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叶金霞在案发后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其他犯罪嫌疑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八条的规定,属立功。

    被告人王华及其辩护人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无异议,被告人王华当庭自愿认罪。辩护人的辩护意见:首先,本案是在公安控制下交付,具有特情间接数量引诱的从轻情节;其次,被告人王华以贩养吸,应酌情从轻处罚;第三,被告人王华当庭自愿认罪,具有良好悔罪表现,且具有坦白情节,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被告人叶金霞及其辩护人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无异议,被告人叶金霞当庭自愿认罪。辩护人的辩护意见:1、被告人叶金霞具有立功情节,恳请对其减轻处罚;2被告人叶金霞自愿认罪,可从轻处罚;3、被告人叶金霞本身吸食毒品,存在“以贩养吸”,可以对其酌情从轻处罚;4、被告人本次犯罪前,无前科劣迹,主观恶性不深,请求对其酌情从轻处罚。

    二被告人及各自辩护人均未提交证据。

    经审理查明:

    一、被告人王华贩卖毒品的事实

    2014年6月份,被告人王华自广东省东莞市万江镇上线“华仔”处以每克甲基苯丙胺(冰毒)100元,每粒麻古10元的价格进购了甲基苯丙胺80克、麻古60粒,除部分用于自己吸食外,2014年6月份以来多次以每克甲基苯丙胺约200元,每粒麻古30元的价格向孙某甲、石某、被告人叶金霞等人贩卖,从中获利,以贩养吸。具体事实如下:

    1、2014年7月份一天下午,被告人王华在安徽省宿松县凉亭镇其家中向石某、孙某甲贩卖了甲基苯丙胺0.6克,获毒资300元。

    2、2014年7月份一天,被告人王华在安徽省宿松县凉亭镇家中向石某、孙某甲贩卖了甲基苯丙胺0.6克,获毒资40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证人孙某甲的证言:2014年7月份的一天下午,我和石某到王老五位于宿松县凉亭镇开发区小区8号的新屋,隔壁是卖皇明太阳能,他家是一间店面二层,从王老五手里买了价值400元重约0.6克的冰毒,回太湖后在都市宾馆开房吸掉。还有一次也是我跟石某一起到凉亭“王老五”家新屋附近(卖太阳能商店隔壁)从王老五那里赊来价值400元重约0.6克的冰毒,后在太湖晋湖山庄车库里吸掉。

   (2)证人石某的证言:2014年7月份的一天下午,我跟孙某甲一起找王华买冰毒,我们到宿松县凉亭镇开发区小区8号(隔壁卖皇明太阳能的,他家是一间店面二层)王华家,从王华手里买了300元的冰毒(重约0.6克),我付的钱,孙某甲在场亲眼见到。王华要了我的号码,后我就从他手里单线交易,我共从王华手里拿过四、五次,两三千元的冰毒。2014年7月份的一天(具体日子不记得),我跟孙某甲一起到宿松县凉亭镇开发区小区8号王华(绰号王老五)的家里,我们俩从他手里赊来400元重0.6克冰毒。后我们回到太湖新城晋湖山庄地下车库里吸食掉。我认识孙某甲,是江塘初中的老师,他还有一个名字叫孙某。

    被告人王华虽在侦查阶段对上述事实未予供述,但在开庭审理中,对以上事实表示无异议。

    3、2014年8月18日11时许,被告人叶金霞在公安人员的控制安排下与被告人王华相约在宿松县凉亭镇光荣中学附近进行毒品交易时,太湖县公安局民警现场将被告人王华抓获,当场从王华携带的包中扣押冰毒疑似物3包、麻古疑似物9粒、大麻疑似物1包。经鉴定,上述冰毒疑似物中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上述麻古疑似物中检出甲基苯丙胺、咖啡因成分,上述大麻疑似物中检出大麻酚、四氢大麻酚成分,现场查获的甲基苯丙胺净重29.04克、麻古净重0.86克,大麻净重1.68克。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告人叶金霞的供述:2014年8月18日上午,我原本打算跟雷姓青年见面后到宿松县找王老五买毒品,但被抓了。我就主动向警察交代王老五的情况,我按照警察的指示给王老五打电话,说找他买毒品,我带着警察到了宿松县凉亭,并打电话叫王老五到凉亭光荣中学门口见面交易,过了一会,王老五赶到光荣中学门口,警察将他抓获,并从他身上搜到冰毒和麻古。

   (2)被告人王华的供述:1998年我下岗后,到广东省东莞市万江镇打工,2000年认识了“华仔”(真实姓名不知道)。今年(2014年)6月17日我到东莞市办事,叫“华仔”给我买毒品。我将10000元打到“华仔”的银行卡上,“华仔”交给我80克冰毒和60颗麻古,6月21日我将买来的毒品带回宿松县家里。我本身也吸毒,我买毒品一是可以自己吸食,还可以卖给别人,从中赚点差价钱。我的毒品只卖给太湖县一个姓叶的女人(称呼为“叶姐”)。今天(2014年8月18日)上午十一点多,“叶姐”打电话问我有没有毒品,我讲自己吸食掉一部分,剩下的毒品全部都给她,一共给六千元。她叫我到宿松县凉亭镇光荣中学门口,我就从家里带了三个大袋冰毒和十颗麻古到了光荣中学,后被警察抓住,身上的毒品被查获,这些毒品警察当着我的面查封了。

    二、被告人叶金霞贩卖毒品的事实

    2014年以来,被告人叶金霞以贩卖为目的多次从上线以每克甲基苯丙胺(冰毒)300元、每粒麻古30元的价格进购毒品后在太湖县境内贩卖,从中获利以贩养吸。具体事实如下:

    1、2014年元宵节后的一天下午5时许,被告人叶金霞在太湖县新城火车站附近的三妹饭店内,当着郝某的面向吴某贩卖甲基苯丙胺0.7克,获毒资500元;当晚7时许,被告人叶金霞在太湖县新城花亭湖国际大酒店内,当着吴某的面向郝某贩卖甲基苯丙胺0.8克及麻古一粒(重0.093克),获毒资50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证人吴某的证言:2014年元宵节后(具体日子记不得),我想吸毒,但买不到,我找到郝老五帮忙,郝带着我和我的女朋友到宿松县找到了黑皮和叶奶奶。当天下午五点左右,在太湖县新城火车站边的三妹饭店,叶奶奶当着郝老五的面,郝老五将我事先交给他买冰毒的500元交给叶奶奶,叶奶奶给了我0.7克的冰毒,毒品被我和女朋友陈某甲在我家中吸食了。当天晚上七点多,郝老五打电话给我,讲自己在太湖县新城花亭湖国际大酒店跟朋友吸毒,叫我也去。我带着女朋友去了,见到郝老五及两个人在吸毒。十几分钟后,叶奶奶来了,郝老五当着我们的面付了500元给叶奶奶,叶奶奶给了500元的冰毒(0.8克)和一粒红色的麻古给了郝老五。

    (2)证人郝某的证言:我的绰号叫郝老五。2014年元宵节后的一天,吴某叫我帮他买冰毒,我带着吴某及其女朋友到宿松县找黑皮,黑皮手中没有冰毒,带着我们找叶奶奶。当天下午五点左右,在太湖县新城火车站边的三妹饭店的房间内,叶奶奶当着我的面将500元(重0.7克)冰毒卖给吴某,钱是吴某交到我手上,我再交给叶奶奶。当天晚上七点多,我宿松县的两个朋友到太湖县,住在太湖县新城花亭湖国际大酒店,我打电话给吴某,叫他过来玩,也打电话给叶奶奶,叫她送冰毒过来吸。吴某带着女朋友刚到一会,叶奶奶也来了,当着吴某的面,我从叶奶奶手里买了500元的冰毒(重0.8克)和一粒麻古(重0.093克)。

    (3)证人张某的证言:我的绰号叫黑皮。我认识叶金霞和王华,他们俩人向太湖县吸毒人员贩卖毒品。2014年元宵节后的一天,郝老五带吴某和陈某甲到宿松县找我买冰毒,我身上没有,但知道叶奶奶在宿松县,她有冰毒,于是带着他们在宿松县找到叶奶奶。后叶奶奶、吴某、郝老五一起回太湖县了。

    (4)被告人叶金霞的供述:2014年元宵节前后的一天,我在宿松县打牌,郝某带着“黑皮”找到我,我们三人坐车在宿松县破凉镇见到吴某及其女朋友。后我们到了太湖县新城火车站边的三妹饭店,在绿化带边,卖了100元(重0.2克)冰毒给了郝某。当晚郝某在新城花亭湖国际大酒店住宿,我到那里转了一圈,见到了吴某及其女朋友。

    (5)辨认笔录,证实吴某、郝某通过混杂辨认,分别辨认出叶金霞是向其贩卖毒品的人。

    (6)被告人叶金霞与吴某、郝某手机通话详单,证实叶金霞与二人多次通过手机联系。

    2、2014年5月份一天下午,被告人叶金霞在太湖县新城105国道边的盈家酒店内向吴某、陈某贩卖甲基苯丙胺1克及麻古一粒(重0.093克),获毒资50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证人吴某的证言:2014年5月份的一天下午,我住在天华足浴对面的盈家酒楼,陈某在我房间玩,我打电话给叶奶奶,叫她送冰毒来。后叶奶奶来到房间,陈某付了500给我,我再给了叶奶奶,叶奶奶给了一个冰毒(重1克)外加一颗麻古,我和陈某一起吸食了。

    (2)证人陈某的证言:2013年5月份的一天下午,我到吴某住的天华足浴对面的盈家酒店,吴某打电话给叶奶奶,叫她送冰毒。后叶奶奶送了冰毒过来,吴某把我交到他手里的500元给了叶奶奶,她卖给我们一个冰毒(重1克)外加一颗麻古(重0.093克)。这些冰毒和麻古我们吸食了。

    (3)被告人叶金霞的供述:2014年5月份的一天下午,我到了太湖县新城105国道边天华足浴对面盈家酒店,吴某和陈某在房间内,我送了500元冰毒(重0.6克)和半小粒麻古(重0.05克)给他们吸食。被告人叶金霞在庭审中对此节事实无异议。

    (4)辨认笔录,证实吴某、陈某通过混杂辨认,分别辨认出叶金霞是向其贩卖毒品的人。

    3、2014年5月20日左右一天晚上,被告人叶金霞在太湖县老城电影院附近向吴某贩卖甲基苯丙胺1克及麻古一粒(重0.093克),获毒资50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证人吴某的证言:2014年5、6月份的一天,陈某在安庆参加培训,他打电话给我,叫我帮忙买冰毒送到安庆,他打了钱给我,我和陈某甲一起打出租车到太湖县老城电影院找叶奶奶买了500元的冰毒(重1克)加1粒麻古。当晚我与陈某甲到了安庆见到陈某,将冰毒交给他,我们三人一起吸食了。

    (2)证人陈某的证言:2014年5月20日左右,我在安庆市参加单位培训,我打电话给吴某叫他带些毒品到安庆给我吸,我还通过银行转了钱给吴某,当晚11点多,吴某带着陈某甲和一个年轻人到了安庆,吴某出钱在宾馆开了一间房间,吴某拿出500元的冰毒(重1克)和一粒麻古(重0.093克),我们一起吸食了。我听吴某说这些冰毒和麻古是她从叶奶奶手里买来的。

    (3)被告人叶金霞在侦查阶段供述:2014年5月20日左右的一天,陈某打电话跟我要买冰毒,他讲自己在安庆参加单位培训,叫吴某到我手里拿冰毒送给他吸,后来他没给钱,我就没有卖给他。但在开庭审理中,被告人叶金霞对此节事实表示无异议。

    4、2014年6月份一天下午3时许,被告人叶金霞在太湖县老城菜市场通往南园村方向的巷口附近,向甘某、吕某贩卖甲基苯丙胺0.5克,获毒资30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证人甘某的证言:我知道叶奶奶,她是太湖县徐桥镇人,在太湖县贩卖毒品。2014年6月一天下午三、四点,我在吕某家里跟叶奶奶联系,她叫我到老城菜市场那再打她电话。我和吕某打出租车到老城菜市场,跟叶奶奶联系上,她叫我们在那里等,她从太湖县老城菜市场通往南园方向的小巷子出来,见面后,我付了她300元(吕某跟我一人出一半钱),她把手上用卫生纸包好的(里面是小塑料袋装好的冰毒)冰毒交给了我,重0.5克,这些毒品在吕某家里吸食了。

    (2)证人吕某的证言:2014年6月一天下午三、四点,甘某在我家里跟叶奶奶联系,叶奶奶叫我们到太湖县老城菜市场再打电话,我和甘某打出租车到老城菜市场,跟叶奶奶联系上,叶奶奶从老城菜市场通往南园方向的那个小巷子出来,甘某付了她300元(甘某与我一人出一半),她把用卫生纸包好的(里面是小塑料袋装好的冰毒)0.5克冰毒交给甘某,这些冰毒我俩吸食了。

    (3)被告人叶金霞虽在侦查阶段对此节事实未供述,只承认吕某从其处购买过毒品。但在开庭审理中,其对此无异议。

    5、2014年7月份一天下午5时许,被告人叶金霞在太湖县老城原运输公司宿舍区的小巷子出口处,向甘某、吕某贩卖甲基苯丙胺0.5克,获毒资30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证人甘某的证言:2014年7月份一天下午五、六点钟,我先与吕某联系,两人合伙购买冰毒。我与叶奶奶联系上,找她买冰毒,她叫我到太湖县老城加油站边再联系。我骑电动车带着吕某到老城加油站附近,打电话联系叶奶奶,她叫我们到太湖县老城原运输公司宿舍区的小巷子出口处见面,我付给她300元现金,她卖给我0.5克冰毒,这些冰毒我和吕某吸食了。

    (2)证人吕某的证言:2014年7月份一天下午五、六点钟,我在家里接到甘某电话,他叫我和他合伙买冰毒,我同意一人出一半钱,问他在哪里找谁买,他讲先联系叶奶奶。甘某骑电动车带着我一起到太湖县老城加油站附近,甘某打电话联系叶奶奶,她叫我们到太湖县老城原运输公司宿舍区的小巷子出口见她,甘某付了300元现金给她,她卖给我们0.5克冰毒,这些冰毒我与甘某吸食了。

    (3)被告人叶金霞虽在侦查阶段对此节事实未供述,只承认吕某从其处购买过毒品。但在开庭审理中,其对此无异议。

    6、2014年7月份一天晚上7时许,被告人叶金霞在太湖县老城加油站斜对面的“耀东宾馆”厕所旁,向甘某、吕某贩卖甲基苯丙胺0.5克,获毒资30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证人甘某的证言:2014年7月份一天,当时叶奶奶住在太湖县老城加油站斜对面的耀东宾馆,当天下午四点左右,我在吕某家里与叶奶奶联系,她叫我到耀东宾馆找她,后大约晚上七点左右,我与吕某骑电动车到了耀东宾馆,叶奶奶叫我们在耀东宾馆背后的厕所边等她,我付给叶奶奶300元现金,她给了我0.5克冰毒,这些冰毒我带回在吕某家吸食了。

    (2)证人吕某的证言:2014年7月份的一天下午四点左右,甘某在我家里跟叶奶奶联系购买冰毒的事,叶奶奶当时住在太湖县老城加油站斜对面的耀东宾馆,她叫我们去耀东宾馆找她,当天晚七点左右,我坐甘某的电动车一起到耀东宾馆,跟叶奶奶联系上,她叫我们在耀东宾馆背后的厕所边等她。甘某付给她300元现金,她给我们0.5克冰毒,这些冰毒我们吸食了。

被告人叶金霞在庭审前对此节犯罪事实未予供述,在开庭审理中,对此无异议。

    7、2014年7月份一天晚上,被告人叶金霞在太湖县新城检察院新大楼对面木亭子旁向孙某甲、周某甲贩卖甲基苯丙胺0.2克,获毒资20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证人孙某甲的证言:2014年7月份一天晚上,周某甲打电话联系我,给了我200元钱叫我帮他买毒品,我跟叶奶奶联系,她说在行政服务中心附近。我和周某甲开车在行政服务中心没有找到她,我跟她联系,后在检察院新大楼附近找到她,我花了200元从叶奶奶处买了重约0.2克的冰毒。我买到冰毒后与周某甲联系上,在我家楼下杂物间吸食了这些冰毒。

    (2)证人周某甲的证言:2014年7月份的一天晚上,我打电话给孙某甲,见面后我交给孙某甲三百元现金叫他帮买点冰毒,他对我说找叶奶奶买,我说随你找谁买,我不想出面。我开车送孙某甲到行政服务中心附近,我在附近边转边等,后当我开车到新检察院大楼附近时,我看见孙某甲和叶奶奶在大楼对面的路边木亭子,孙某甲交给了叶奶奶现金,叶奶奶交给孙某甲一小袋像冰毒样的东西。我接上孙某甲到他家杂物间,将这些毒品吸食了。

    (3)被告人叶金霞在侦查阶段对此节事实未供述,只承认孙某甲从其处购买过毒品,但在开庭审理中,其对此无异议。

    8、2014年7月份一天下午2时许,被告人叶金霞在太湖县老城加油站旁向雷某贩卖甲基苯丙胺0.3克,获毒资20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证人雷某的证言:2014年7月份一天白天,当天还下雨,我开车带着陈某、孙某乙,我们都想买点冰毒吸食。我用手机给叶奶奶发信息,叶说她在老城加油站附近,我开车赶到,叶回信息说在加油站对面,陈某和孙某乙在车上等,我一人下车到加油站对面见到叶奶奶,我花了两、三百元从叶奶奶那里买到了一小袋重约0.3克冰毒。我们三人在长河河坝上将这些冰毒吸食了。

    (2)证人陈某的证言:2014年7月份的一天两点多,雷某开车接上我和孙某乙,去找叶奶奶买冰毒吸,雷某在车上与叶奶奶联系上,开车带着我和孙某乙到了老城加油站,雷某下车到加油站对面的路边,我看见叶奶奶与雷某见面后,雷某给了叶奶奶两百元现金,叶奶奶给了雷某一小袋冰毒。后雷某开车带着我和孙某乙到了长河河坝,将这些冰毒吸食。我和孙某乙在车上看见了雷某与叶奶奶这次毒品交易,当天天还下了雨。

    (3)证人孙某乙的证言:2014年7月的一天,当天还下了一些雨,雷某开车接到我和陈某,在车上雷某与叶奶奶联系购买300元的冰毒,后我们开车到了老城加油站附近,我与陈某在车上等,雷某一个人下了车到加油站对面的马路上从叶奶奶手里买了0.3克的冰毒,我跟陈某在车上看得很清楚,后雷某带着我和陈某到老城长河河坝上吸食这些冰毒。

    (4)被告人叶金霞的供述:2014年7月的一个下雨天,在太湖县老城加油站附近卖过200元冰毒(重0.3克)给雷某,他当时车停在一边,车里是否有人我不清楚。

    9、2014年7月份一天,被告人叶金霞在太湖县晋熙镇老城青河旅社门口附近,向陈某、雷某、孙某乙贩卖甲基苯丙胺0.4克,获毒资30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证人雷某的证言:2014年7月的一天,我、陈某、孙某乙每人出100元凑在一起找叶金霞买毒品。叶叫我们到青河旅社门口,我开车带着陈某、孙某乙到了青河旅社,我们买了一小袋毒品,大约有零点几克,我们三人在长河河坝轮流吸食这些毒品。

    (2)证人陈某的证言:2014年7月份的一天白天,我、雷某、孙某乙一人出一百元,打算找叶奶奶购买冰毒吸食,当时我跟叶奶奶联系在太湖县老城仔猪交易市场附近青河旅社见面,雷某开车带着我和孙某乙到青河旅社与叶奶奶见面,我给她凑好的300元钱,她给了我0.4克冰毒。后我们三人开车到长河大坝附近,在车内将冰毒吸食。

    (3)证人孙某乙的证言:2014年7月份一天白天,我陈某、雷某三人商量搞冰毒吸食,每人出100元找叶奶奶买毒品,联系叶奶奶后,她叫我们在太湖县老城仔猪交易市场附近的青河旅社等她,雷某开车带着我、陈某到后陈某将我们凑好的300元钱给了叶奶奶,她给我们0.4克冰毒,开车到长河河坝,在车上将这些冰毒吸食。

    被告人叶金霞在侦查阶段对此节事实未供述,但在开庭审理中,对此无异议。

    10、2014年7月中旬一天,被告人叶金霞在太湖县晋熙镇老城菜市场后面,向陈某、孙某乙贩卖甲基苯丙胺0.5克,获毒资50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证人陈某的证言:2014年7月中旬左右的一天,我下班开车带上孙某乙,联系叶奶奶购买冰毒,叶奶奶叫我到太湖县老城菜市场后面跟她交易,见面后,我付了500元从叶奶奶手里购买了0.5克冰毒,孙某乙在场,买好后,我们又找到雷某,雷某开自己的车带着我、孙某乙到长河大桥附近,找个没人的地方,在雷某的车上吸食这些冰毒,因为雷某的车贴有反光膜,外面人看不见,不易被别人发现。

    (2)证人孙某乙的证言:2014年7月中上旬的一天下午,陈某下班后开车带着我到老城菜市场后面,路上他说已经联系叶金霞买毒品。跟叶金霞见面,他交给叶金霞500元现金,叶交给他一小袋重约0.5克的冰毒。买到冰毒后,陈某和我找到雷某,雷某开自己的车带着我俩到长河河坝找个没人的路边停下,在雷某的车上轮流将这些毒品吸食。因为雷某的车窗贴了颜色很深的膜,从车外很难看见车内的情况,所以在雷某的车上吸。

    被告人叶金霞在侦查阶段对此节事实未供述,但在开庭审理中,对此无异议。

    11、2014年7月份一天下午,被告人叶金霞在太湖县老城加油站附近向陈某、雷某、孙某乙贩卖甲基苯丙胺0.3克,获毒资30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证人雷某的证言:2014年7月中旬的一天下午,陈某找到我,我两又找到孙某乙,三人商量找叶奶奶买冰毒吸食。我们三人每人出100元凑了300元,陈某电话联系叶奶奶,叶说她在老城加油站耀东宾馆,我开车带着陈某、孙某乙到老城加油站耀东宾馆附近,到后陈某下车去找叶奶奶买冰毒,我和孙某乙在车上等,陈某从叶奶奶那购买了约0.3克冰毒,我们三人开车到长河大桥河坝轮流将0.3克冰毒吸食。

    (2)证人陈某的证言:2014年7月中旬的一天下午,我与雷某、孙某乙相约吸毒,每人出资100元。我与叶奶奶联系上,她讲自己在太湖县老城加油站斜对面的耀东宾馆住宿,雷某开车带着我和孙某乙到老城加油站附近,我下车将300元交给叶奶奶,买了0.3克冰毒。我们开车到太湖县老城长河大桥河坝附近,在车内将这些冰毒吸食了。

    (3)证人孙某乙的证言:2014年7月上旬的一天下午,陈某把我和雷某邀在一起,我们三人每人出100元,凑钱找叶金霞买毒品。由陈某联系,雷某开车带着我们赶到老城加油站附近,由陈某拿钱下车跟叶金霞交易,从她那里买了重约0.3克冰毒,后我们三人开车到长河河坝轮流吸食这些毒品。

    被告人叶金霞在侦查阶段对此节事实未供述,但在开庭审理中,对此无异议。

    12、2014年8月初的一天傍晚,被告人叶金霞在太湖县晋熙镇老城青河旅社附近,向雷某、孙某乙贩卖甲基苯丙胺0.2克,获毒资20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证人雷某的证言:2014年8月初的一天傍晚,我开车带着孙某乙,他叫我与叶金霞联系,买200元钱的冰毒吸食,我用自己的手机给叶金霞发信息买毒品,叶叫我到青河旅社附近见面,我开车到后,叶金霞从旅社出来走到我车边,卖给孙某乙一小袋重约0.2克冰毒,后我和孙某乙开车到长河河坝上轮流吸食了。

    (2)证人孙某乙的证言:2014年8月份左右的一天傍晚,雷某开车带着我,我叫雷某与叶奶奶联系,看能不能搞到冰毒,雷某就用手机发信息给叶奶奶,叶叫我们到太湖县老城仔猪交易市场附近的青河旅社门口,我们到后,叶奶奶从旅社出来到我们车边,我交给叶奶奶200元现金,她卖给我们一小袋重0.2克冰毒。雷某开车带着我到长河河坝找个没人的地方吸食这些冰毒。

被告人叶金霞在侦查阶段对此节事实未供述,但在开庭审理中,对此无异议。

    13、2014年8月份一天晚上7时许,被告人叶金霞在太湖县晋熙镇老城状元街向韦某贩卖甲基苯丙胺0.6克,获毒资30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证人韦某的证言:2014年8月份一天晚上7点左右,汪某打电话问我叶奶奶的电话能打通不,我讲发信息联系下。后我跟杨某甲一起到太湖县老城(我骑红色电瓶车,杨某甲骑摩托车)状元街见到叶奶奶,我们俩一起从叶奶奶手里买300元(重0.6克),钱是杨某甲交给我,我再交给叶奶奶。冰毒是我接到手的,这些冰毒我跟杨某甲、汪某三人一起吸食。

    (2)证人汪某的证言:。我吸食过毒品冰毒。2014年8月份的一天晚上七点左右,我想吸毒,打电话给黑皮打不通,于是问韦某,韦讲不知道,我就问叶奶奶的电话能打通不,他讲联系一下看看,后他和杨某甲一起去找叶奶奶拿了冰毒,他们拿了冰毒后我们一起在太湖县老城安太驾校附近吸食,他们讲是300元的冰毒(重0.6克)。

被告人叶金霞在侦查阶段对此节事实未供述,但在开庭审理中,对此无异议。

    (3)叶金霞与韦某手机通话详单,证实二人多次通过手机联系。

    (4)辨认笔录,证实韦某在12张不同女性正面免冠照片中,辨认出叶金霞是向其贩卖毒品的人。

    14、2014年8月14日13时许,被告人叶金霞在太湖县晋熙镇老城状元街向陈某贩卖甲基苯丙胺0.3克,获毒资20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证人陈某的证言:2014年8月14日中午,我打电话给孙某乙之前,我一个人联系叶奶奶从她手里购买200元的冰毒(重0.3克),是在太湖县老城状元街交易的。后我与孙某乙联系到他家里准备吸食冰毒,他不同意,后我就跟他一起到周某乙家里吸食,我也跟他们讲了冰毒是从叶奶奶手里购买来的。

    (2)证人孙某乙的证言:2014年8月14日中午十一点多,陈某打电话给我,问我在哪里,讲到我家里来玩,后来下午四点多,陈某就拿了冰毒(重0.3克),讲要在我家里吸,我反对。后来我们到周某乙家里,三人一起吸食了这些冰毒,陈某讲冰毒是从叶奶奶手里买的。

    (3)证人周某乙的证言:2014年8月中旬的一天,我同学孙某乙打电话给我说到我家来,当时我正好在家里,过了一会,孙某乙和陈某来了,我不记得是谁拿出约0.3克冰毒,我拿出自己做的吸壶、吸管等吸毒工具,我们三人用烫吸的方式轮流将这些毒品吸掉。

被告人叶金霞在侦查阶段对此节事实未供述,但在开庭审理中,对此无异议。

    (4)叶金霞与陈某手机通话详单,证实二人多次通过手机联系。

    (5)辨认笔录,证实陈某在12张不同女性正面免冠照片中,辨认出叶金霞是称呼为叶奶奶的贩卖毒品的人,其从叶手里买过毒品。

    15.2014年8月中旬一天下午3时许,被告人叶金霞在太湖县晋熙镇老城青河旅社附近,向韦某贩卖甲基苯丙胺0.6克,获毒资300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证人韦某的证言:2014年8月18日之前的一天下午三点左右,我坐汪某的摩托车到太湖县老城加油站,我打陈某的电话,陈某开车与我们会面,我和汪某坐陈某的车到太湖县老城马路河口仔猪交易市场,这之前我已联系叶奶奶,我一个人下车在青河旅馆边见到叶奶奶找她买了300元冰毒(重0.6克),后我们三人开车到太湖县老城城西向阳桥头吸食。

    (2)证人汪某的证言:2014年8月18日之前的一天下午三点钟左右,我骑摩托车带韦某到老城加油站,韦打陈某的电话,陈开车到加油站,我与韦某、陈某三人一起开车到太湖县老城马路河口仔猪交易市场,韦某一个人下车,我与陈某把车调头过来,韦某已经从叶奶奶手里买了300元的冰毒(重0.6克)上了车,后我们三人开车到城西向阳桥头把冰毒吸食掉。

    被告人叶金霞在侦查阶段对此节事实未供述,但在开庭审理中,对此无异议。

    另查明:2014年8月18日,太湖县公安局民警将被告人叶金霞抓获时,从其身上查获冰毒疑似物一包,经鉴定,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现场查获的甲基苯丙胺净重0.68克。同日,被告人叶金霞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其他犯罪嫌疑人。

    本案还有公诉机关提交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

    (1)太湖县公安局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公安机关对本案的受案、立案情况。

    (2)被告人王华、叶金霞的户籍证明,证实二被告人的年龄、住址、身份证号码等自然情况。

    (3)太湖县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侦查人员出具的抓获经过,证实2014年8月18日10时许,侦查人员通过吸毒人员雷某获知叶金霞居住地,遂在雷的配合下,以购买冰毒为由将叶金霞抓获,现场查获0.68克冰毒。叶金霞归案后,侦查人员在其配合下,以控制交付方式在宿松县抓获王华,查获冰毒净重29.04克、麻古净重0.86克、大麻净重1.68克。

    (4)太湖县公安局民警抓捕王华、叶金霞的视频光盘,证明侦查人员抓捕王华、叶金霞及扣押毒品疑似物的相关情况。

    (5)太湖县公安局扣押决定书,证实民警从被告人王华处当场扣押了冰毒疑似物3包、麻古疑似物9粒、大麻疑似物1包、农行卡一张(卡号62×××16)、人民币2900元、苹果手机一部;从被告人叶金霞处扣押冰毒疑似物1包、邮政储蓄银行卡一张(卡号62×××62)、人民币3000元、oppp手机一部。

    (6)安庆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安公(刑技)鉴(理化)字[2014]135号及134号理化检验报告,证实从王华处扣押的3包无色晶体状物质净重29.04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红色片状物质9粒,检出甲基苯丙胺、咖啡因成分,植物粉末1包,检出大麻酚、四氢大麻酚成分;从叶金霞处扣押的1包无色晶体状物质净重0.68克,从中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公安人员已将检验报告意见告知王华及叶金霞。

    (7)太湖县公安局现场检测报告书,证实被告人王华、叶金霞吸食甲基苯丙胺的事实。

    (8)太湖县公安局对郝某、陈某、韦某、吴某、雷某、周某甲等人的现场检测报告书、人体尿样毒品检测报告,证实上述人员吸食甲基苯丙胺的事实。

    (9)太湖县公安局吸毒人员动态管控详细信息,证实石某、孙某甲、甘某、吕某、孙某乙吸食过甲基苯丙胺,被采取过相应戒毒措施的事实。

    (10)辨认笔录,证实王华通过混杂辨认,辨认出叶金霞是从自己处买过毒品的人;叶金霞通过混杂辨认,辨认出王华是向其贩卖毒品的人;陈某、吴某、韦某、石某、吕某、甘某、孙某乙、郝某通过混杂辨认,分别辨认出叶金霞系贩卖毒品人员;石某、孙某甲通过混杂辨认,分别辨认出王华是向其贩卖毒品的人。

    (11)王华与叶金霞、石某、孙某甲的手机通话详单、叶金霞与张某、雷某、韦某、周某乙、吴某、陈某、孙某乙、石某、郝某、甘某、吕某、孙某甲的手机通话详单,证实上述人员间多次通过手机联系。

    (12)被告人叶金霞的供述:今天(2014年8月18日),一个姓雷的小伙子发信息找我有事,我从租住屋出来准备跟他见面,被公安人员抓获,从我随身的包里搜出少量冰毒、一只电子称和一些包装袋。太湖县街上有不少人从我这里买过毒品,我印象深的有吕某、孙某甲。从我这里买毒品的人一般按太湖方言喊我叶奶奶。我是2012年认识叶某后开始吸食毒品的。我没有那么多钱长期买毒品吸食,于是我将自己手头吸剩余的一部分毒品卖给太湖街上吸毒人员。我的大部分毒品是从宿松县河塌的黑皮(张某)那里买来的,最近也从宿松县凉亭王老五那里买。我向别人卖毒品的价格平均约是每0.1克冰毒100元,每次卖毒品只估算一下重量。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来源合法,证据间能互相印证,足以证明本案所查明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根据以上证据,对二被告人的辩护人相关辩护意见,综合评判如下:

    依据太湖县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民警出警的抓获经过,证实被告人叶金霞在被公安人员抓获后,即交代当天准备到王华处购买毒品,后按照侦查人员的安排联系王华,在叶金霞的配合下,以控制交付方式抓获了王华,查获甲基苯丙胺净重29.04克、麻古净重0.86克,大麻净重1.68克。相关证据证实,其被抓获时从随身携带的包中查获毒品,并不是应叶金霞的要求从上家购进,而是在此前即已从广东省东莞市购得,所购毒品除部分用于自己吸食外,还将毒品进行贩卖,且在被抓获之前其已向石某、孙某甲两次贩卖过甲基苯丙胺,主观上即有贩卖毒品的故意,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即使被告人王华系以贩养吸,但根据相关规定,对于以贩养吸的,被查获的毒品数量也应认定为其犯罪数量,所以被告人王华被抓捕时所查获的毒品理应计算为其犯罪数量。同时被告人王华亦供述“叶金霞向其联系购买毒品时,其答复将剩下的毒品全部都给她,加之欠的钱,一共让叶金霞给六千元”,故本案不存在被告人王华的辩护人所提“本案存在间接数量引诱”情形,对此辩护意见不予采信。但被告人王华向叶金霞贩卖毒品是在公安机关的控制之下,所贩卖的毒品被及时查获,未流入社会,大大减轻了社会危害程度,在量刑时予以考虑。

    被告人叶金霞的辩护人所提其“自愿认罪、具有立功情节、系以贩养吸”及被告人王华的辩护人所提其“自愿认罪、系以贩养吸”的辩护意见,在量刑时均予以考虑。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华违反国家毒品管制法规,明知是毒品而予以贩卖,贩卖甲基苯丙胺30.24克,麻古0.86克,大麻1.68克,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应当以贩卖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叶金霞违反国家毒品管制法规,多次向多人贩卖甲基苯丙胺达9.08克,麻古0.279克,属情节严重,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四款,应当以贩卖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二被告人的量刑情节,被告人王华在归案后虽未供述指控的第1、2起贩卖毒品的犯罪事实,但在庭审中对公诉机关指控的全部犯罪事实无异议,当庭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第3起贩卖毒品系在公安人员控制下交付,毒品及时被查获,减轻了危害性,量刑时可予以考量;被告人叶金霞在案发后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其他犯罪嫌疑人,属立功,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叶金霞虽在侦查阶段只供述其部分贩卖毒品的犯罪事实,但在庭审中对公诉机关指控的全部贩卖毒品的犯罪事实无异议,当庭自愿认罪,可以酌情从轻处罚。另二被告人均系以贩养吸,在量刑时酌情处理。根据二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及对社会危害程度,对被告人王华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对被告人叶金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八条;另对二被告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王华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8月19日起至2022年12月18日止。罚金自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叶金霞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8月19日起至2018年12月18日止。罚金自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缴纳。)

    三、太湖县公安局扣押的甲基苯丙胺(冰毒)29.72克、甲基苯丙胺片剂(俗称“麻古”)0.86克、大麻1.68克、毒资5900元、予以没收;被告人王华作案使用的苹果牌手机一部、被告人叶金霞作案使用的OPPO牌手机一部予以追缴。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杨晓晴

审  判  员 倪泽清

人民 陪 审员 王继兵

 

 

二〇一五年二月三日

 

书记员(代) 李 智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予以刑事处罚。

第三款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二百克以上不满一千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十克以上不满五十克或者其他毒品数量较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四款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不满二百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不满十克或者其他少量毒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第六十八条犯罪分子有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查证属实的,或者提供重要线索,从而得以侦破其他案件等立功表现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